剑王朝,vector,韩信

记者卢薇凌/专访

「我恨我爸爸,老是打我、骂我,也不理解我,老是跟我争执,非常严厉。他想表现自己是严父,总说『我是你爹!』,无法沟通。」

唱过《指望》、《暖曾一琦心》等连续剧夯曲的大陆女歌手郁可唯,歌声清亮、情歌唱入心底,但说起话来却直爽、快人快语,原来是傲骨裡遗传着军人老爸的血液。不过两个极为相似的人一凑上,战争开打便是砲火连连,硬气是旁人想劝也拦不住。


▲郁可唯曾「恨过」爸爸。(图/记者张一中摄)

11岁时,爸爸要郁可唯在一堆亲戚前唱歌表演,站得直挺挺的、拿着麦克风,众人大眼等着她开口高歌。被这么众人直盯着,她觉得怪丢脸,倔着不唱,爸爸面子挂dickics不住,一怒之下又打又踢,她害怕逃开,纤细的脚慌乱之中撞到沙发木柱,脚趾头当场骨折,更被爸爸吓到整个人都缩着发抖。为什么就黄水太阳湖是宁死不唱呢?郁可唯直说:「我不要啊!为什么要唱?很丢脸耶。」从小个性悍又倔,明明唱个歌就能免了皮肉痛,不妥协的偏执,让她笑说:「我个性跟我爸一模一样!」

军人爸爸严厉,从小规定坐着不能cf生化酒店卡厕所翘脚,吃饭不能发出声音,筷子不能在菜盘中翻搅,一不小心「挑菜」,爸爸手上筷子「咻」一声,直接赏了一阵痛,郁可唯玩笑说:「他手法真是乾净俐落,快狠准!」从没看爸爸哭过,多得是发脾气,常没问原因就先开骂,也曾试图坐下来和爸爸聊心,但说没几句又开始吵架,「我爸觉得『我是你爹,聊什么聊!』我委屈一哭,他又骂『你哭啊,再哭我就打死妳』!」于是每次对话总不欢而散,王可去向妈妈也拦不住,只能私下笑亏爸爸「更马跃大唐年期」,而她年幼心裡,默默对爸爸产生「恨」的情绪。

▲军人爸爸严厉,郁可唯心中曾很不谅解。(图/记者张一中摄)

幸好,Slavetube离家读书后父女关係开始转好,虽然爸爸同样维持「严父」威严,想傻猫大战三小强念女儿时只请妈妈打电话关心,但后来郁可唯开始在Pub唱歌,爸爸常默默坐在黑暗角落中看她剑王朝,vector,韩信;某次郁可唯上节目,事前不知情,爸爸突然惊喜现身,带着小时候两人吵架时,她送爸爸毛衣中夹着的纸条,上头写着对爸爸帅t与美受的李倩老公温情话,郁可唯说:「他收着10几年了!我一看到那张崭新的纸条,我大哭,他好好收着,是爱在心裡。」原来爸爸嘴上严厉,但总用实际行动守护着。

▲郁可唯和爸爸的关係,从读书后开始好转。(图/记者张一中摄)

郁可唯现已35岁,在爸爸眼裡还是个孩子揾啖食。以前从不称讚她,如今在微信交友圈总第一个分享新闻、视频,会自己剪接手工扒真空胎最快方法影片,还知道要抓准po文时间,才能获取流量效益,从他嘴裡说出「很好」,就是极大称讚。郁可唯笑说:「habimi我觉得他生命都是我、围绕着我,我的事情他总随叫随到,虽然他是严父,但我们是相爱的。」偶尔给爸爸打个电话、分享最近工作喜讯,「听他呵呵笑,开心就好了,他还是有改变。」而两人的相处模式更自在,感情也更好。

▲郁可唯推出新专辑《三十而慄》。(图/记者张一中摄)

近日推出新专辑《三十而慄》,用音乐鼓励将迈入30大关而感到恐惧的人们,给他们勇气。但天性乐观的她,回首出道以来的10年,觉得没娇艳姐妹花遇过太大挫折,做音乐、未来想开副业、结婚生子,一步步的人生目标明确,只能唱别人的迷惘。关于成长,从前她容易妥协,公司的指令、老师的安排,即使不认同,也是默国人西服默接受;但现在的她,因一张华建首自创曲和製作人王治平来回讨论了10次,坚持想法,已能勇敢讲出意见。

过了30岁这人生大坎,还有什么芳芳的幸福遗憾没做?郁可唯想了想说:「我蔚为壮观造句(汽车)驾照考了2次都没过!每次都卡在倒车入库!」又笑说:「每次都从采梁心怡访中想到阿,还有什么要做,也是要别人提个醒。」她兴趣是美妆穿搭,平常上通告、演唱会,化妆都自己来,下个目标是开店、设立属于自己的品牌。

▲▼郁可唯推出新专辑《三十而慄》。(图/记者张一中摄)